欢迎进入北京同志,北京同志会所,北京同志网,北京精品同志会所
北京同志 北京同志会所 北京同志聊天室 010GAY 北京会所 北京酒吧 北京按摩 北京同志会所    广告热线电话: QQ:984037108
 
 
石家庄同志浴池:激战与狂叫
文章类别:每日资讯     作者:www.gay115.com     浏览次数:6313      更新日期:2019-5-24

   我也是最近在网上听说的这家同志浴池,思考在三决定去打探一翻,看看同志浴池里面到底什么样子,去揭开它神秘的面纱,满足大家的愿望。

  说去就去,今天下午,我来到了位于石家庄市的一个大杂院,里面住满了做生意的人家,同时有、还有他们的仓库,我四处一望,就发现了哪个隐藏在大院角落里的浴池[二环浴池],从外表上看并不显眼,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浴池,从门口来看,显得有点冷清,并没有传说的那么热闹啊,我忧郁了一下,到底进不进去呢?想了一下,既来之则进之,于是我推开了那道神秘的木门,随着吱呀一声,门很轻松的被推开,里面是一条狭窄的走廊,稍微往前走了几步,才看见一个吧台,一个丑陋的老女人坐在那里,“怎么?要洗澡吗?”她的嗓音异常的沙哑,宛如一条漂亮的丝带上洒落;很多沙子。“是的,洗澡多少钱?”我问。

  她冷漠的看了我一眼,“五元。”我随手递给她五张一元的执笔我,老女人撇撇嘴,“我就不喜欢这样的小钱,你还买点洗浴的用品不?”看见我摇头后,老女人似乎对诬栽也没有什么兴趣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锁头啪的被扔到我的面前,我没有吱声,拿起钥匙,进了标有男浴的里屋。

  我掀开肮脏的门帘,里面是一个更为狭窄的空间,大约也就两平方米的空地儿,右侧是三个铁的衣柜,上面已经零星锁上了几把锁头,表明这里还是有人洗澡的,左侧是一个门,上面写着浴室,而正对着我进来的门口是又一扇无门只有门帘低垂的房间,黑洞洞的,悄无声息。看样人都在浴室里,我急忙脱掉衣裤锁好,拉开了浴室的门,映如我眼帘的是一条狭窄的走廊,两册的墙壁上镶挂了个一排水龙头,一个中年汉子正在漫不经心的冲刷着自己并脏的身体,眼睛却不事瞟向我的身体,尤其是对我摇来晃去的粗大下体,似乎更有兴趣,明明看见箱子上锁了那么多锁头,可是怎么浴室就一个人呢,我带者疑问开始冲洗起来。

  旁边的中年人似乎一定要打破僵局,冲我献媚的笑了一下,“你的身材真好,可以走秀了。”“好吗?”我随口答到,其实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满意的,因为我一直在锻炼自己,特别是穷困到生活让天天干一些出苦力的工作,身体不健壮才怪呢。

  “我来帮你搓搓吧。”还没等我反映过来,中年人不由分说开始在我身体上揉搓起来,由于紧张我身上出了一些汗,皮肤确实很痒。既然他愿意搓就让他搓吧。我开始双手扶墙,腰微微弯曲,臀部翘起,任凭那双手在我身体上肆意的揉搓,可是这双手最多的是停留在我多毛的臀沟处,搓澡巾丝丝拉拉的掠过,让我的身体慢慢的有了写反映,中年人似乎察觉到了这点,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窃笑,他把手开始移向了我臀沟深处,紧挨着我卵蛋的部位了,他的技术很好,轻重有序,我开始呻吟起来。“是不是很舒服啊!”他带者得意的语调说。

  还没等我回话,一下蹲了下去,坝开我的臀沟开始舔弄起来,在他的伺候下,我开始体会到了高潮,但是我此次来端木地是想彻底探讨这里的秘密啊,我还是拒绝了他,把身体搽拭干净,挺着巨大坚硬的骄傲,出了浴室,准备进入那道挂着门帘,里面黑洞洞的休息大厅,我在门帘前停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掀开了门帘。 当我掀开那道门帘时,发现屋里黑糊糊的,只有左上角落墙壁上一台电视在闪烁着昏暗的灯光,房间的右侧有四张床,其中没两张床是并在一起的,象一铺小炕,又象一张双人床,这两张‘双人床’中间有一个隔板,大约半米高,也是就说隔板两侧的活动只要你躺下了就根本看不见,只能听见。此时这两张双人床上有一张躺了一个人,另外一张躺了两个人。房间的左侧是一张三人的单人床并排摆放,形成了一张大一点小炕,此时上面空无一人。就在这双人床的左侧有一条狭窄的走廊,走廊的墙壁上有一块牌子,借着电视的微弱光芒,我看见上面写着这样几句话:

  单间休息费用:1、1小时十元。!

  2、三小时20元。

  3、5小时三十元。

  4、24小时50元。

  原来这条黑暗的走廊里竟然有三个单间。

  看我进来,左侧有人的两个双人床全部作出了反映,有一个人躺着的那张床看起来还比较干净,我往这张床上走去,另外一张双人床上的两个人看见我在他们隔壁的床上躺下后,立刻就开始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那放肆的声音和床铺被摔打的声音直击我心,我侧脸一看,我旁边躺着的这个人正对我露出了一种挑逗的目光,他开始用脚摩擦我的裸露在浴巾外面的脚踝,一种细痒的感觉立刻传边全身,我下意识的把浴巾紧紧裹住身体,但是旁边的这位依然是贼心不死,他马上把手伸向我的裆部,开始揉搓起来。

  此时隔壁的两个人已经开始了震天响的肉搏战斗,粗粗的喘气声夹杂着皮肉撞击声已经让我旁边的男人欲火燃烧,他死死搂住我,用一条腿斜压住我的身体,裆部开始隔着浴巾在我的臀沟里推送,我连忙说自己需要去躺厕所,仓皇逃了下那张床,下了地我回头一看,那个男人正自己仰面躺在床上开始急速的上下套弄着自己家伙,嘴里不停的哼哼唧唧,由于我下了床,此时隔壁的这张床的情景我看得更为仔细,其中一个小个子男人正把自己黝黑健壮的身体压在一个皮肤白皙的男人身上,那个白皮肤的男人正把自己的两条细瘦的双腿伸向空中,嘴里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嗷嗷声,而哪个黑皮肤的男人毫不客气的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的身体象下猛烈的压去,强有力的冲击已经使得下面的百皮肤男人浑身发抖,双手死死扣住黑皮肤男人的臀瓣,一个黝黑深邃的洞穴借着电视的光芒影影绰绰映入我的眼帘,白皮肤的男人似乎处于一种报复的心理把自己细长白嫩的手指毫不留情的全部插进了那条黑暗的洞穴。

  我不敢再看下去了,因为我发现了我刚逃下来的那张床上的男人眼睛里已经发出了一道可怕的绿光,我怕他象狼一样把我撕咬住,拽回那张床上去,我转身进了那条走廊,走廊里很暗,只有墙壁上一盏和鬼火差不多的壁灯正发出一束清幽的光芒,给人的感觉象在走进鬼门关,我胆颤心惊的走着,耳朵贴在一个单间的门上,立刻一种哭天喊地的声音传入的耳鼓,此时里面正激战正酣,其他几个单间的门口听完,里面的声音大同小异,不是哭爹喊娘,就是大呼小叫,要不就是娇喘连连,此时我实在不敢再继续停留,赶紧窜到更衣室,胡乱的搽干了身体上汗水,逃离了那个幽暗的浴池,临出门时,老板娘张开腥臭的嘴巴,呲吃一口黄牙,淫笑着说:“玩得好吗?”我匆忙的回答道:“没玩,我不是那种人。”就急匆匆的离开了那座浴池,身后传来了老板娘的轻蔑的声音:“屁。没玩,不玩来这里干什么,假正经,呸。”

  我估计一口浓痰被喷射到了我的身后,我直奔位于某隐蔽小胡同的一家桑拿房(好几天不来),而且人还不少呢,看门口停的车就知道。

  正脱衣服时有一个长得很结实的大眼睛男孩跟我说话:“嗨,还认识我吗?”我仔细看了一会,摇摇头“我不认得!”“我手机里还有你的照片呢,上次鬼节搞活动我们认识的。”

  “哦。”

  我本来就紧张,在认识的人面前我更有些不知所措了,虽然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可是我脑海里却生怕脱下裤子后弟弟状态不佳有损形象,于是我趁他回头跟旁边的人说话时赶紧脱了裤子,用毛巾挡住私处冲向淋浴处。

  瞬时我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在我周围展开攻势,我只装着专心洗澡,把所有的目光都过滤掉了,当然也有一两个身材长相不错的男孩,我在脑海里捉摸着他们的心态,感受着其中一目光像野兽一样的那个深眼窝男人的目光挑逗。

  冲完我去打开了热蒸房的门,里面没开灯,两三个正在口交的男人迅速停止了回头看我,没有尴尬,还用热情的目光勾引我呢,我有些尴尬的关上了他们的门,又回到淋浴下用凉水从头冲下。

  很久了,我都习惯了自己解决自己的私事,我搞不懂老天给我们性是为了什么,我一直想捉摸透,性一定是很隐私的,很秘密的,很不可告人的,就像在我对面冲着我这边撒尿的男人是性感的。

  可是急燥的同志们,一次次在这样的场所里放荡着自己的性欲,却渐渐的丢失了自己最初的本质!



文章来源: 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哪个最好

lank>男同志QQ群 www.gay115.com

 
 
联系我们 | 广告联系 | 同志QQ群 | 同志百科 | 会所网站制作 | 链接合作 | 添加到收藏夹 | 网站设为首页
24小时服务热线: QQ: 984037108
健康干预: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同志百科欢迎进入北京同志,北京同志会所,北京同志网,北京精品同志会所 2006-200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2008年1月19日0:50启用新版 北京同志网 版权所有